图文:五朵金花群腐事件揭秘

导读:2012年4月27日,一宗闵行区内发生的拆迁,将刘光嘉和他的律师推到行政诉讼和对幕后利益关系的调查举报中。当天清晨,在距离..

2012年4月27日,一宗闵行区内发生的拆迁,将刘光嘉和他的律师推到行政诉讼和对幕后利益关系的调查举报中。
当天清晨,在距离上海地铁5号线剑川路站不足百米的开发土地上,私人奇石盆景博物馆拥有者刘光嘉及其妻子、保姆、花匠等,被十多名陌生壮汉从睡梦中硬拖入面包车,随后被分别带到几处陌生地点,直到第二天上午,才由刘光嘉之子刘文浩寻回。
在刘光嘉被带走同时,一场“强拆”正在刘的宅基地和私人博物馆内进行。“一个近百人的拆迁队进入博物馆,在几个小时之内,陆续有几十辆卡车将博物馆内能够搬走的东西全部拉走。”刘文浩回忆。
刘方面在提交法院的材料中称,在拆除过程中,不仅582平方米的宅基地被夷平,刘光嘉20多年遍访各地搜集藏品,在4800平方米承包鱼塘上修建的私人奇石盆景博物馆也遭到损毁。经刘氏父子与代理律师清点,提出财物丢失及经济损失已达到2.68亿元。
此前数年,畅馨园小区开发商啸宇房产曾数次与刘光嘉进行沟通和协商,在刘光嘉刚与啸宇房产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后的第二天,“强拆”便不期而至。刘光嘉提供的证据称,7800万元补偿至今也未到账。
2003年8月8日,啸宇房产以招标形式获得刘光嘉的宅基地和承包鱼塘所在颛桥67号地块的土地使用权。根据土地出让公开信息显示,啸宇以4400万元的总价竞得该地块,楼板价仅为516元/平方米。
工商资料显示,成立于2002年6月24日的啸宇房产,在2004年9月注册资金扩充时,一个名叫王昊的23岁年轻人浮出水面,出资400万元入股啸宇,占有公司20%的股份,在三年后又将其所占股份全部转给一位叫徐金凤的女士。
本报此前报道已披露,王昊及徐金凤分别是现任闵行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胜扬的儿子和妻子。而王昊和徐金凤在入股啸宇时,都曾签署文件,承诺不属于党政机关处级以上领导人员的配偶、子女。这些文件签署时,王胜扬已担任闵行区政协副主席,官至副局级。在中共纪律准则中,各地政协机关官员也属于“党政机关领导干部”范畴。
虽然徐金凤在啸宇房产20%的股权在2008年转让给黄建华,但这次转让是按对应的注册资金原值进行。而当时公司已经拥有畅馨园在内的在建项目。本报未能向黄建华求证,此次转让是否系其为徐金凤代持。
由于刘光嘉方面将啸宇房产作为“第三人”起诉,在其调查公司相关资料中,一家名为上海众雄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下简称“众雄公司”)的企业,显示出与啸宇房产的非正常业务关系,以及可能在闵行区政界极具背景的自然人股东。
一份签署于2011年3月25日的授权书显示,因畅馨园小区一期、二期开发完毕,拥有自建商铺约7000平方米,主要用于出租,啸宇房产授权众雄公司负责对商铺进行出租招商。在授权书签署的同日,啸宇房产才在原经营范围基础上,增添了“自有商业房屋租赁”一项。
“啸宇为何会放弃能带来相当利润的商铺租赁生意,转而授权众雄公司进行招商?”刘光嘉代理律师胡炯明称,“这显示了啸宇与众雄非同一般的业务关系,即啸宇将商铺租赁的获利全部输送给了众雄。”
《证券市场周刊》曾报道,在相应的工商资料中,啸宇房产名下的房产含盖“15套面积共计为2618平方米的商铺、两幢三层联体的面积共计为3811平方米的整幢大型铺面。这多处商铺加起来,不论出售或出租,均可获利数亿元”。
但是,上述授权书并没有规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因此胡炯明分析,商铺租赁的收益可能都输送到了众雄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众雄公司成立于2003年11月17日,恰在啸宇房产顺利拿地之后的三个月内。公司章程记载,王昊和徐金凤亦为该公司股东,合计占该公司25%的股份。除了上述两人外,现任啸宇房产法定代表黄建华也在当时出资15万元,占股15%,成为众雄的法定代表人。
更令人瞩目的是,在七人股东名单中,还有两位分别名为王仲华、金烨的股东,而他们的出现,牵出了现任闵行区政府排位第一的副区长金士华,及原闵行区住房发展局副局长、此后曾任闵行区水务局局长的乔正英。
金烨在众雄刚成立时年仅19岁,正在上海某大学读大一,其持有公司15%股份、并担任监事。户籍资料显示,金烨的母亲为曾任闵行区住宅发展局副局长的乔正英。
闵行年鉴显示,乔从原上海县(即现闵行区前身)部门官员逐步获得提拔。1995年9月起,乔正英上任当时刚成立的闵行区住宅发展局副局长,此前乔任原上海县(闵行区)工业局党委副书记。此后,乔正英在住宅发展局副局长的岗位上任职超过六年,至2001年11月,调任闵行区水务局党委副书记兼局长。
众雄另一发起股东王仲华最初也持有15%的股权。本报记者获得户籍材料显示,王仲华与现任闵行区政府副区长金士华之妻王彩芳为近亲属。今年57岁的金士华历任闵行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区委办公室主任等职,曾与王胜扬一起共事,在2002年左右都担任闵行区副区长一职。
2009年10月,徐金凤、王仲华及金烨等将他们拥有的众雄股份,均全部平价转让与王爱忠、黄建华。此后,众雄的股份再无变更,与啸宇房产目前两大股东一致。这些股权转让没有溢价,留下起诉方对是否换人“代持”的疑问。
刘光嘉方面还指出,王仲华在2011年的“强拆”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在去年刘光嘉遭拆除的第二天,刘文浩曾手持摄影器材回到强拆地,“王仲华在现场,并试图阻挠拍摄”。
“在强拆前,王仲华还几次去父亲的私人奇石盆景博物馆参观,我接待过他,”刘文浩称,“但恰恰没想到,王仲华还深度参与了对我父亲家的强拆。”
五个多月后,一封由啸宇房产寄给刘光嘉的通知函,催促刘光嘉尽速取回由啸宇房产保管的刘家物品和收藏品等。而通知函所列的联系人,也正是王仲华。
本报记者获取的闵行公证处公证书显示,啸宇房产曾向该处申请,对刘家庭院强拆时的绿化、盆栽、石头摆件等进行保全证据。这份申请也由王仲华受公司委托提出。
尽管“强拆”发生时王仲华已无众雄公司股东身份,但他频受啸宇房产委托,对刘家强拆前后进行工作,也引起刘家关注。据刘文浩称,在其六次与上海市纪委官员接触并递交举报材料的过程中,他也请求纪委官员注意掌握王仲华的背景。
公开资料显示,啸宇房产2003年在闵行拿地时,金士华作为上海第四批援疆干部总领队,已赴阿克苏地区对口援建,但还保留闵行区副区长的职务。2005年回到闵行后,金士华作为副区长还曾分管政府采购和项目招投标。2007年2月再度当选副区长,分管公安、司法、维稳和信访。他现任区委常委、排位第一的副区长,分管招投标管理、法制、监察、工商、人民武装等工作。王胜扬当时担任闵行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乔正英2003年5月离任水务局局长。
上海官方尚未证实,啸宇房产唯一的项目畅馨园,是否已涉嫌触犯到中共对党政机关干部的纪律准则:包括不得为亲友谋取不当利益;不得在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商业等多种活动。
王胜扬最近的一次公开报道是在3月20日出席了闵行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而金士华最近的报道则是在3月13日对拟建闵行区郊野公园涉及的相关事宜进行了专题调研。两人的个人信息仍位于任职机构网站的领导成员一栏。

五朵金花群腐事件

 

4月16日,上海市纠正行业不正之风办公室官方微博“风清上海”发布消息称:“上海市纪委、市监察局对近期网诉‘闵行五朵金花群腐’等事作了严肃认真的调查。根据有关规定,于4月16日下午约见网络举报人刘文浩,就其反映有关内容的调查结果进行了当面答复。”

据该情况通报,上海市闵行区人大副主任王胜扬妻子徐某某曾在退休后于2003年受聘某民营房地产公司,先后以儿子和本人名义投资入股。2008年1月后,徐某某及其子自行从该公司完全退出,对违规投资入股的行为作了纠正。调查中,没有发现王胜扬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公司谋取利益的情况。

另经查,闵行区有三名领导干部的亲属或亲戚曾在某民营建材公司持有股份,2005年11月已从该公司完全退出,该公司没有开展过实际经营活动。

对反映的“低价拿地”问题,调查中没有发现所反映的地块违规低价出让问题,也没有发现有关领导干部违规干预土地出让的情况。

对反映的“五朵金花”群腐问题,举报人提供的信息来源人均予以否认。调查中也未发现“五朵金花”具体指向和“五朵金花群腐”问题。

微言大义:

老周啊啊:就因为这些不作为的纪委,现在才会这么多腐败。拿工资不办事,养你们毛用。

克林士::自己人查自己人永远没有任何结果,如果中央下来查 。

ChicK___:入股不经营,入的是调查员的屁股?

记录上海闵行: 背后有人?是谁?在区里还是市里?是个人还是更大的利益集团?

姐1:还有公信力吗?结果还有人信吗?

“对于某些腐败案件,不要只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能“一叶障目”,不能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见好就收”,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更不能受“人为干扰”而半途而废,还得查查在有的腐败案中,有没有一个利益集团存在?如果有,就得连根拔!”

上海纪委查不清,那么就让网民来查,有多少干部迫于无奈而渎职了!全国有多少冤民“千里上访无处话凄凉”!还会有多少悲剧会发生?

1、 如果真的如上海方面的调查所说,那么网络举报人刘文浩就该以“造谣罪”抓起来。

2、 上海市闵行区人大副主任王胜扬妻子徐某某曾在退休后于2003年受聘某民营房地产公司,先后以儿子和本人名义投资入股。2008年1月后,徐某某及其子自行从该公司完全退出,对违规投资入股的行为作了纠正。调查中,没有发现王胜扬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公司谋取利益的情况。

徐某某及其子“受聘于房地产公司”5年之久,这5年他们没有给房地产出力?众所周知,房地产公司惯于聘用政府退休人员搞公关,上海的调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说明都是废物,或是一丘之貉。他们不利用你的“职务便利”而聘用你的老婆,请问上海方面开发商傻呀?

3、 “完全退出”、“对违规投资入股的行为作了纠正”,就不追究责任了吗?

4、官员的老婆受聘于房地产公司并入股,本身就是严重的错误,退不退出与是否“对违规投资入股的行为作了纠正”都是犯罪。

5、上海方面所谓的“对‘五朵金花群腐’作了严肃认真的调查”是糊弄傻子的,是应景之作。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家属会见在押人员规定_在押人员越狱事件警示录(图片)

得罪黑道遭枪击斧砍_布朗遭枪击事件(图片)

3.01事件现场砍人视频_长沙街头发生砍人事件真相(图片)

墨西哥毒贩袭击特警_广州雷击身亡事件(图片)

谈谈对学术论文的理解_重庆大学教授论文剽窃事件(图片)

exo讨厌黄子韬吗_exo黄子韬私生饭事件(图片)

苏格兰公投事件_苏格兰为何选今年独立公投(图片)

江西夺刀救人新闻感想_如何看待柳艳兵事件(图片)

图文:王彩霞事件始末揭秘

图文:浮夸原唱是谁揭秘

图文:2013中国慈善榜出炉

浏览排行
张柏芝吃男人香肠图片 张柏芝图片什么
少女体操训练图片 体操运动员的尴尬瞬
李德生子女是谁 李德生将军的子女照片
法医解剖各种女死尸体视频_卫校尸体解
王皓为什么骂张继科?刘诗雯家看不上
90后情侣光天化日之下XX 光天化日情侣
新婚之夜做的爱图片,新婚之夜男人进
耿雁生简历简介 耿飚的儿子 耿雁生是
日本侵华战争妇女图片,日本侵华战争
栏目推荐
初恋男友20年后联系我,男人对初恋情
维京人的历史好像很厉害,为什么维京
为什么有些男人被强奸了后会哭?
朝鲜阅兵女兵罕见一幕:朝鲜女兵阅兵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中菲开战?中方在南
马航失联客机机长妻子,马航mh370机长
mh370次机长的家 mh370机长登机视频 m
为什么怀疑mh370机长 mh370机长起飞前
mh370机长找到了吗 马航mh370机长女儿